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
首页 >> 天下无敌 >> 正文

神仙姐姐番外

来源:极速专题汇总_新闻中心网 时间:2019-6-11 17:33:48

在英文语境里,“文学理论”(literary theory)指的是文学性质的系统研究和文学文本的分析方法。就后者而言,它更接近“文学批评”(literary criticism)这个术语。事实上,在当代西方文论前沿研究中,更为通行的也是“批评”一语。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,“批评”不再是作品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班,而焕然成为引领一切人文学科前进方向的新锐标识,大有昔年舍我其谁第一哲学的王者气派。就此而言,它就是“理论”。例如,《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理论与批评指南》(2012)就交叉使用“理论”与“批评”,两者在描述方式、描述对象上的差异几无区分。哈泽德·亚当斯(Hazard Adams)等人一版再版的《柏拉图以来的批评理论》选本,则是将“批评”作为修饰词加诸“理论”之上,其重心也还是在“批评”。所以,现在的问题是,今人该怎样提纲挈领,描述西方当代文学理论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大体面貌?

后来的故事可以证明,假如人们断言后现代的灵感和原生态理论几乎都是来源于法国理论,应当不是夸张;但“法国理论”在其本土长期夹持在哲学与文学之间,地位尴尬,两面不讨好。它终究是假道美国文化的全球化途径,传播到了世界各地。故所谓“法国理论”,作为经过美国包装后的法国各派先锋理论的总和,实际上也体现了理论旅行过程中一种变异的必然性——通过创造性的误读误解,美国的新帝国主义霸权文化成了“法国理论”全球化传播的再生产基地。戴维·哈维(David Harvey)曾经这样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针对“颓废”欧洲价值的文化大攻击,进而高扬美国文化的优越性:在这样没有理念的新型大学里,文学研究又有什么用?我们是应当还是理应必须依然来研究文学?现今文学研究义务的资源又是什么——是谁、是什么要求我们这样做?我们为什么要研究它?为了什么目的?是因为文学研究在今日大学的教学和科研中依然具有社会功效?还是它纯粹已是夕阳西下、苟延残喘,终而要消失在日益成型全球化社会中一路走红的那些实用学科之中?

迅速流动的塞纳河成为巴黎的中心,而且曾经帮助在巴黎期间的年轻的海明威成为中心人物。河水流淌,随季节而变化,让这个富有创造活力的灵魂充满平静和灵感。白天,小船漫游其上,晚上,情人们坐在河边,没有人离开巴黎城时不曾被它所触动。海明威喜欢河边的生活。渔夫、书贩和船夫都是他在那里生活的构成部分。他喜欢塞纳河沿岸的人们,尽量把自己在做的事情做好,而且在这样做的时候毫无保留。

关于自己的人生和电影,伯格曼生前留下过不少文字,最著名的当属自传《魔灯》。但文字总是充斥着各种粉饰、添油加醋、有意或无心的曲解,何况还是出自当事人之手的。而伯格曼在他晚年接受芬兰著名电影学家约翰·唐纳(J?rn Donner)的采访中也坦白:“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撒谎者。我会随意地毫不克制地说谎。”相比之下,由第三方视角拍摄的纪录片则多少要客观一点。于是,它们成了走近伯格曼和他的作品的捷径。

然而,出生于农民家庭的野口英世,即使获得世界的荣誉和日本社会大众的关注,却终究无法逾越医学界残余的封建等级观念,回国期间,竟然没有一家医学科研机构请野口英世作学术报告,他最终未被武士精英把持的日本医学界接纳。野口英世失望离去,再也没有回过日本。刘士永称之为“野口英世的悲愿”。对比之下,当年留日医学生多数集中在金泽、仙台等培养专科医生的医专学习,只有几个学生进入东京帝大医学部——以德国实验医学体系主裁的精英领域,几乎没有可能接触日本医界主流——身着白袍的武士。他们如何能够把握日本西洋医学的精神内核和这段演变的历史,带回国内的又有多少是真正的“东洋医学”?刘士永的研究虽不能完全颠覆我们对日本医学界接受西医、对待汉医态度的认知,至少让我们看清日本近代医学发展的道路,并不是民国时期留日学生带回中国的那套几乎全盘西化的模式。其次,在图录编纂过程中,通过更为细致的工作,减少编次、定名、重收、旧志阑入等方面的失误。目前墓志整理时的编次通常采取按时间先后排序的方式,较便检索,但排序的标准各书仍不统一,较常见的是按志主葬年排序,亦有按志主卒年排列者。虽然按葬年排序,会使部分前朝人物墓志,因重葬、改葬等原因而被阑入后世,略不便于学者。例如按此标准,宋初重葬的五代名将牛存节家族四方墓志皆被计作宋志,但这一排序方法凸现了墓志的文物属性,仍是较为合理的整理标准。若以卒年排序,强调则是墓志的文本属性,即以传主为中心,是传统意义上碑传集的编法。而具体到各书的编次,出入者仍较多,不乏有明显失误者,如《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续编》所收的李纲墓志,是一方制作简陋的砖志,编者因志文云“上元三年四月十一日葬”,系于肃宗上元年间,但忽略了肃宗上元年号仅行用一年有奇,不当有三年。有唐一代曾两次使用上元年号,此志当系于高宗时,编者误植。《西安交通大学博物馆藏品集锦·碑石书法卷》刊布的王义立墓志,志文虽未出现年号,仅题“周”之国号,但从志文内容来看,不难判断其为武周墓志,整理者误系于后周。其他各种图录中因释读有误,造成编次失序者亦不罕见。此外较为常见的是墓志定名,在墓志被盗掘出土后的流散过程中,不仅是同一家族的墓志,甚至死后同穴的鸳鸯志亦难逃劳燕分飞的命运,直接导致了整理时定名的困难及失误,特别是当两志分别被刊载在不同图录中时,这种失误几乎难以避免。但如果同一本图录同时收录了夫妻双方的墓志,只要整理者细心,则不难识别。但目前来看,这种失误仍较常见,如《珍稀墓志百品》四八号定名为杜府君夫人裴氏墓志,裴氏即杜表政之妻,同书四二号即收杜表政墓志,六九号定名为杨府君夫人裴氏祔葬墓志,其夫杨鉷见六七号,难免让人有目不见睫之感。另一方面,进一步核查传世文献有助于对墓志进行更精确的定名,方便学者检索,如《长安高阳原新出土隋唐墓志》所收贝国太夫人任氏墓志,志文云其子为于頔,则不难考知其夫名于庭谓。重收、旧志阑入也是新出图录中常见的弊病。根据体例,赵君平编纂的四种图录中并不重复收录,但仍有个别重收,如马君妻张氏墓志,同时见载于《邙洛碑志三百种》、《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》,裴重妻新野县主墓志、刘端及妻公孙氏墓志、王希晋墓志、杨寿及妻刘氏墓志,同时见载于《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》与续编。另外赵君平、齐渊编纂的图录中尽管都以新出为题,但仍阑入了个别旧志,有自乱编例之嫌,如《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》所收李密墓志、薛巽及妻崔蹈规墓志、张思宾墓志、史君妻契苾氏墓志、李其及妻皇甫氏墓志,《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续编》所收姚元庆墓志、薛儆墓志,《洛阳新获墓志二〇一五》中收录的徐起墓志、李贵及妻王氏墓志等皆是多年前发表过的旧志。另续编收录的安乐王第三子给事君妻韩氏墓志,不但是一方旧志,而且是一方伪志。一些低级的编校失误尤其应当避免,如《北朝艺术研究院藏品图录·墓志》所收尼法容墓志,仅刊登了志盖拓本,而失收志石。

贺绿汀1903年7月20日出生于湖南省邵东县九龙岭镇新庵堂村(现改名绿汀村)。他是新中国成立后上海音乐学院的首任院长、中国第一任中央管弦乐团团长,不管是钢琴曲《牧童短笛》、革命歌曲《游击队歌》,还是电影歌曲《四季歌》《天涯歌女》《春天里》,都在海内外享有盛誉。

编辑:竹野内丰

上一篇: 真爱男女短信息
下一篇: 7月10日是什么日子好不好

新媒体

  • 真爱至上的小孩
    7月1日列车时刻表调整
  • 西安真爱洗浴技师
    假婚真爱 总裁的意外新娘
  • 真爱电动车 控制器
    真爱黑白配 曲
  • 真爱是什么 诗歌
    真爱一生第12集视频
  • 真爱妇科电话
    真爱如血第七季01快播